56贱卖,人人甩包袱搜狐捡便宜
3个月前李文萍

56视频命运终于尘埃落定!

日前,搜集视频宣布以2500万美元收购人人旗下56视频,或许是与3年前8000万美元高价出售落差较大,此次贱卖使创始人周娟负气出走。

56结局让人唏嘘不已,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视频网站,56见证了中国视频行业的兴衰,而其命运也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。早期与优酷、土豆紧咬PGC,势均力敌,由于后期百度、腾讯等巨头介入,渠道、资金、用户均不占优的56退居二线阵营,由PGC转向发力UGC,并衍生出我秀等新业务。

搜狐视频主打PGC,自张朝阳复出以来,在版权采购、自制内容、投资娱乐公司等方面持续发力,此番为何收购56?56与人人社交业务契合度较高,为何沦落到出售的地步?

人人贱卖56:甩视频包袱

陈一舟是中国互联网老兵,外界对其最深刻印象是娴熟的资本操盘能力,打磨产品反而并不突出。今年以来,人人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,无力的移动布局使其离盈利越来越远。

2011年上市的人人被誉为中国版“FaceBook”,其核心四大业务——人人网、糯米网、人人游戏和经纬网均参照硅谷模式打造,陈一舟本想凭借FaceBook模式再创市值辉煌。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,人人在移动端战略转型迟滞,推出美图、移动聊天等多款应用,但始终未能打开市场,产品逐渐被边缘化。

同时,由于陈一舟对业务发展缺乏耐心,内部曾经最多开辟几十条产品线,短暂投入后被其砍掉,引发内部离职潮,其中一星期内接连折损杜悦、杨慕涵两位副总裁,杜悦甚至批评陈一舟“作为领导和为人非常负面”。

社交作为人人的根基,陈一舟予以大量投入,但仍面临微博微信的严重冲击,活跃用户数持续下降。而在匿名社交领域,人人作为后来者也难以在无觅、秘密、乌鸦等对手中突围,产品差异化不足、推广资源有限,人人生存空间极为有限。

内忧外患对人人的影响直接体现在财报上,Q2财报显示,人人总净营收为2500元,比去年同期下滑42.4%;运营亏损3040万美元,连续12个季度亏损,财报最大的亮点在于人人短期投资收益为8600万美元,分析师预测Q3人人亏损将进一步拉大。

陈一舟近期坦言,“按照现有的模式,我们公司很难赚钱。”为提升盈利能力,人人将展开彻底转型,出售一些非核心资产,以此提升盈利能力,同时计划在香港和美国投资拓展潜在机会。这意味着,人人在投行化道路上渐行渐远,而视频这一烧钱的生意拖累人人营收,自然成为陈一舟眼中的“非核心资产”,出售结局并不意外。

事实上,视频并非人人唯一“非核心资产”,去年8月出售给百度的糯米也在其中。出售糯米直接效果是为人人财报添彩,去年Q4人人扭亏为盈,并连续三季度实现盈利。我认为人人涉足团购的初衷并不是狙击美团、大众点评,而是为当年上市讲好故事。勉强坚持2年后,高投入之下的糯米并未缩小与美团的差距,反而成为影响人人走向盈利的障碍,出售在所难免。

今年以来,56一直在寻求卖身,曾传出将出售给芒果TV,但双方并未谈拢,如今56贱卖搜狐视频,直接表明视频业务在人人体系地位不高,人人急于将视频业务转手,精明的陈一舟已顾不上亏本贱卖。

搜狐视频:看上我秀

不得不说,搜狐视频是视频行业的一朵“奇葩”。近两年视频行业兴起的并购潮、智能电视热,搜狐均未参与其中。张朝阳执掌下的搜狐视频坚持在内容方面走差异化路线。

尽管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二季让搜狐视频赚得彭满钵满,但随着版权费用的普遍上涨,搜狐并未像爱奇艺那般大手笔独揽国内几大王牌综艺节目,反而发力美剧独播,另外重点打造自制内容,以《屌丝男士》为代表的短视频和以《匆匆那年》为代表的长视频齐头并进,并联合韩国综艺团队推出《韩娱播报》等综艺节目。

张朝阳具有极强的娱乐精神,视频作为搜狐大力拓展的业务,其并不满足目前的行业地位。张朝阳曾坦言,“争夺市场份额比盈利更重要!”丰富产品线成为搜狐视频的必然选择。

早在搜狐视频2014战略推介会上,张朝阳就曾表示已看到UGC的价值,仍处在思考和调研阶段。如今搜狐视频出手收购56,表明张朝阳打算在UGC上大展拳脚,有搜狐视频的品牌和流量优势作支撑,UGC成为继自制剧、综艺后有竞争力的新品类不无可能。

56直播平台我秀或许是吸引搜狐视频的另一因素。9158上市、六间房偏安一隅让视频行业看到新的业务方向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相继表态将试水真人秀场,俨然成为视频网站的标配,搜狐表面按兵不动,实则在寻觅最佳合作伙伴。

随着巨头相继介入真人秀市场,加之受限于56品牌等资源,我秀业绩出现严重下滑。人人Q2财报显示,我秀业务营收为340万美元,比去年同期下滑35.0%。如不出售,Q3业绩将更挂不住。而此时搜狐视频以低价收购56,收购一家成熟的秀场,远比重新建立划算,而我秀依托搜狐集团的优质资源,为搜狐视频在真人秀市场掘金添加砝码。

搜狐视频收购56利好的背后仍深藏着危机。一、正版版权容易吸引广告主,有助于搜狐视频探索移动商业化,收购充斥UGC的56,如何保证视频内容的高水准是一大难题,用户往往会因产品某一点存在瑕疵而弃用,同时UGC引发的版权归属也是不可忽略的问题。

二、搜狐缺乏秀场运营经验,如何有效监管秀场平台,做到杜绝黄赌毒是张朝阳必须面对的考验,毕竟光靠技术实力并不能完全实现,净网行动这把利剑一直悬在头上。

三、如何突破商业化限制。巨头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最终铩羽而归的例子在互联网并不鲜见,根本原因是入局时信心满满,遇到增长乏力时不能坚持。尽管真人秀前景广阔,搜狐视频对我秀的商业化目标绝不满足于340万美元。相对于创业者大举试水商业化,搜狐可能比较谨慎,如果长线投入未取得既定收益,将对搜狐带来资本压力。

搜狐视频收购56,陈一舟庆幸人人甩了大包袱,张朝阳正窃喜捡到便宜。遗憾的是,56创始人周娟选择离职。搜狐视频宣布将保持双品牌运营,整合双方团队和资源,后续发展如何仍有待观察。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双方并不是强强联合,短期内对视频格局不会有太大影响。

热文推荐

关于我们|手机版|桌面版|客户端

@2017商界网www.sj99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