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本生物毕文宝:拒绝外企千万年薪 带回国外黑科技
3个月前

会当击水三千里,自信人生二百年。

22年前,因为吃不起饭,穷小子毕文宝单刀赴会,只身闯大连。22年后,他完成原始积累,从体制内出走,到世界500强企业任老总,再到自己下海创业,身家上亿。他的人生就像大河弯弯,波涛汹涌,气势磅礴。

但财富没有改变他,因为穷怕了,他对财富特别渴望,但是对物质生活欲望又不大。他常常出没于苍蝇馆子,因为《商界》要做视频采访,实在找不出像样的着装,他才决定去海澜之家买了一件衬衣。嘴里呵呵一笑:实在不好意思。

他经历过苦难,被老东家“扫地出门”,被代理商逼着催货,自己差点跳海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做企业九死一生,他这么拼的原因,前半段是为了自己,为了找个改变命运的出头路。后来是为了江湖情义,为了一帮仗剑走天涯的兄弟。但最终在人生将近半百之际,他又因为结缘一瓶“生命之水”,想过改变全人类。

他信命,无论是好是坏,这都是上天最好的礼物。

毕文宝

文 / 胡二伙

有匪气,东北爷们成为世界500强老总

毕文宝不装,他说自己从小虎头虎脑,膀大腰圆,干架特别狠。在他身上,现在还能摸到一些当年留下的疤。

特别能打,成了很多人对毕文宝的印象。胆儿肥,输人不输阵,说话不绕弯子,是“匪首”毕文宝的绝活儿。从沃尔玛的普通员工,到世界500强的老总,再到自己带着一帮兄弟创业,他把这种匪性和狼性发扬到了具体的企业经营中,淋漓尽致。

其中有一件事,每次提及,毕文宝总是沾沾自喜。

2013年,央视《焦点访谈》曝光市场上的胶原蛋白产品夸大功效,并将其推到风口浪尖。由于业务相关联,毕文宝所在公司受到牵连,经过全国严打,业务几经停滞。

销售渠道断了,顾客纷纷要求退货,各地代理商又找上门来,同行甚至传出消息:毕文宝已经被抓了!

在如此高压的情况下,毕文宝却想出一个“偏向虎山行”的主意——开始大规模的向全国招商。

其实,以他多年的行业经验,知道胶原蛋白市场不会被一掌拍死,这只是因为规范市场的一次政策施压和行业洗牌,风波很快就会过去。于是,打准时机的毕文宝带领1000个意向代理商,来到赌城澳门召开招商大会。当时情景,毕文宝到现在也无法想象,“公司投了1000多万,加上代理商的8000多万预付款,加起来一个亿,这么多钱如果被我搞砸了,肯定身败名裂。”

焦虑、失眠、掉头发,尽管内心像热锅上的蚂蚁,但表面却要显得平静。为了体现这种轻松自如,他带着一帮人,去澳门体验了一把当地特色服务。

最后,招商大会大获成功,财务总监打电话告诉毕文宝:“款已经收到,现金一个多亿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毕文宝才长舒了一口气,瘫在了沙发里。

其实,早在这场风波之前,这家企业就已危在旦夕,在毕文宝接手的时候,只剩下8家代理商。这场翻身仗一打,所有的意向代理商都对毕文宝刮目相看,排着队来签合同。

人都想八面玲珑地处理每一个问题。救活一家企业,然后再把它做到行业第一,毕文宝换来的却是鸟尽弓藏、兔死狗烹的结果。因为和老板逐渐产生间隙,毕文宝决定带着尊严离开,他主动辞职,选择功成身退。

彼时,三家企业都向他投来了橄榄枝,其中一个老板,甚至还开出了一套广州的别墅、一辆劳斯莱斯和年薪1000万的条件。

毕文宝差一点就答应了。

是逼上梁山,还是跳入大海

没答应的原因很简单。

毕文宝走后,受他牵连,以前的部下被新上任的领导排挤,“一个以前的属下,就因为不小心说了一句’这件事以前毕总说过’,就这样被开除了。”这些事情让毕文宝实在如坐针毡。

他不得不找到被打得四分五裂的老部队,然后痛下决心,为了一份义气,一起创业。这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。

2013年,朗健国际集团成立,主营海外医疗和保健品。刚创业时,为了最大程度的招商,毕文宝一天飞了三个城市。他一向不沾烟酒,有一次去内蒙,接待的老板好客,一直向他劝酒,因为第一次创业需要别人帮忙,又不好拒绝,结果两杯下肚他就栽了。晚上还要赶飞机,晕得昏天暗地,在海拔三万英尺的高空吐得稀里糊涂。

以前的代理商们只认他,甚至开玩笑道:“毕总,你就算是卖一棵草我们都跟你卖。”于是他破天荒的,签了1200个代理商。

但是,很快问题就出现了。因为资金紧张,订货部当初只定了300家代理商的货,又因为部分产品不配套的原因,有一些货又被压在了香港码头。

没有货,有人就说,毕总是利用他的名声去捞钱。“不想辜负别人信任”,毕文宝按照合同,依次给代理商赔钱,去多少货,赔多少钱。1200家合作店面的配货款数额实在太大,到最后他几乎身无分文。

大连海边的礁石滩

冬天的大连,黄海吹来的风冷得刺骨。一天深夜,毕文宝一个人坐在海岸的礁石上,看着眼前漆黑的大海,想到了此时自己的处境,差点想不开跳了下去。

“那时候就觉得,死了才是一种解脱,只要身体往前一扑,这么冷的水,我裹着羽绒服,人肯定就完了。”

在大海边待了两个多小时。回忆闪回1994年,他想起当年那个带着全部家当——几百块钱、一床棉被和一个姑娘,然后毅然而然去大连闯荡的青年。

最开始他们住筒子房,不到10平方米,只能按下一张床,迈个脚出去就是走廊。顶上是一块玻璃,没有窗户。

饿肚子,没钱买肉,他看见妻子跑到附近农地里,把羊吃过的菜叶子剥去,剩下拿回家当菜。

在大连的郊区,搬了5次家,才有了自己第一套房子。“第一套房子74.6平方米,住了十几年了。”

这些过去的事他不避讳,不过它们是底气,在后面撑着,令他不那么恐惧失败。他知道,自己总能挨过来。于是,他擦拭掉混着海水的泪水,转身回到了人世间。

兄弟们,拿起枪,闹革命

死过一次,就什么都不怕了。

从礁石滩回来之后,毕文宝决定向所有人摊牌,他不再惧怕投资人、上百号员工和1200多家代理商的想法。他说:“员工工资我照常发,总监以上的,如果觉得还能坚持,就暂时不发,如果不能坚持,就告诉我。”三个月下来,这帮人没有一个人反对他,还是很拼命的干。

公司没钱,又要给员工交保险,管财务的老吴知道,老板把大连的房子都卖了,不敢再去找毕文宝。他只好自己回家拿了10万元,死撑着没有告诉毕文宝。这件事是第二年开春毕文宝才知道的,他知道后很感动:“企业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还回家借钱给公司。”

员工都说:“毕总懂人性。有时候他脾气来了,像北方农村的土铳,有种火药爆炸的错觉。不过通常他是温和的,即便发火也是对你好。这有点儿恩威并施的架势。”

但毕文宝却觉得:“我开奥迪,员工们也必须开奥迪,不能忘了这一帮在你苦难时陪着你的兄弟。”现在总监级以上的高管,都有和毕文宝一样配置的奥迪。

此时,在东北爷们毕文宝眼里,员工就是兄弟,兄弟就是一切。沃尔玛有句话叫做团队取胜,毕文宝特别信仰。

在如今的团队里,有来自百安居、国美、今麦郎和均瑶集团等优秀公司的精英,而毕文宝能够聚拢他们,靠的还是江湖情义那一套逻辑。

比如,老杨曾是杜蕾斯的营销总监,为了拉他入伙,毕文宝恐吓道:“你都45岁了,再往上蹭一蹭,就能干一番事业,要是荒废两三年,就真养老了,有机会为什么不搏一下呢?”

为了打消顾虑,毕文宝带着对方去青岛崂山求签,他抽了个“鲤鱼化龙”,对方抽了个“古城相会”,毕文宝就不断暗示对方,这肯定就是桃园再结义,一起干大事的意思。于是,两个人一拍即合。

他也喜欢戳别人痛点。老郑是“糖果大王”,是每年公司能有几千万营业额生意的老板,毕文宝为了挖他过来,就说:“现在人都怕胖,谁还会吃糖果,这不是趋势。”对方也老实,受不了毕文宝的挤兑,就答应了他。

毕文宝和根本生物团队

但有了兄弟,闹革命也不能胡闹。“以前没办法,要养活兄弟们,只能是为了创业而创业,就像土匪没有刀,黑手党没有枪一样。”闹革命需要武器,需要一个可以打翻身仗的产品。

这个武器来得意外,但是却杀伤力巨大,这个武器就是——水素水。

“生命之水”战役

五年前,毕文宝去日本参访。在机场通关逗留了几个小时,来接待的日本朋友看他特别疲惫,就给了他一瓶水,示意喝掉对他身体有好处。

毕文宝拿过手来,上面写着“某某牌水素水”,就觉得这个名字太奇怪了。对方告诉他,这种水素水在日本特别流行,被称为生命之水或者细胞喝的水。

喝完五分钟之后,他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变得轻松,有种“电脑重启,瞬间恢复的感觉。”毕文宝很惊讶,开始格外关注,“我每年都会去日本,亲眼见证水素水在日本越来越火,甚至有不少的中国人来买。”

一个水素水供应商告诉毕文宝,中国人关注水素水,最早开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。在运动场上,每次日本运动员下场休息,再到回到球场,恢复的时间比中国运动员快很多,中国教练百思不得其解,后来调取录像才发现,对方喝的就是水素水。

目前国内的水素水,一种是物理灌装的水素水,含氢比较低。另一种就是淘宝大卖的水素水杯,但这种通过电解的方式,在产生负氢离子的同时,还产生了大量的余氯,国际上报道过80%的疾病都和氯有关。

因为国内自来水都是用氯来杀菌消毒,和日本的水源有天壤之别。通过三年的调研,毕文宝很兴奋,觉得这是个趋势,大有可为。

2016年,毕文宝在上海投资建厂,注册“復の原”水素水,成立根本生物科技公司。他下定决心,真金白银花了一个亿。“能提高市场影响力,赔钱我都做。”他计划2017年亏损1000万,2018年亏损5000万。

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根本生物科技公司

亏有他亏的道理,毕文宝提出“三军共进”策略。“陆军”走传统商场、零售店渠道,“这种载体肯定亏得一塌糊涂,水素水在日本都卖将近三十元人民币,顾客一看这么贵就不买了,它没有教育顾客的机会。”只选择几个高端样板,树立品牌形象。

“海军”走医院、药店和健身中心,“水素水在日本又叫药伴侣,它和药一样具有功效,咖啡伴侣,卖一盒咖啡就能卖一盒咖啡伴侣,水素水为什么不能呢?”

“空军”指的是电商渠道,是走向大众消费的主力。

扩张渠道终端,打响品牌影响力是第一步,第二步则是实现水素水的国产化和科技转化。

毕文宝多次去日本,和死板的日本商人较劲,对方要市场,他要独家合作代理和专利技术,双方各取所需。他的想法很单纯,“通过国产化,把‘復の原’水素水的成本降到10元以内,把健康带给更多的人。”

当得知“復の原”水素水可以国产化的时候,他兴奋不已,在异国他乡,用手机发了个朋友圈小视频,里面的他咋咋呼呼,像小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,“我将带领‘復の原’水素水,见证中国饮用水的第三次革命。”

的确,水的革命来了。以前水只是满足人类的基本生存,后来又作为功能饮料,大获市场青睐。有很多这样的企业,一年凭借功能饮料可以销售十几个亿。

毕文宝不服,听说有竞争对手在新三板上市,估值三十个亿。他扬言道:“某些功能饮料,大多具有酸性、含糖量高,并且过量补充维C,这种以破坏长久健康换得短暂精神提振的做法不是趋势,它要是能做到三十个亿,‘復の原’水素水就能做到三百个亿。”

“国人现在的生活状态不缺营养,缺的是健康。”毕文宝说,“大健康的趋势很简单,从功能性向医疗性的转变,比如水素水,就是千亿级蓝海。”

结语

“你能不能理解?”

采访的时候,毕文宝喜欢反问你,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,在交谈的一个半小时里,这句话他说了不下30次。这也许就是他质疑生活,质疑企业经营,质疑人生理想的表达方式。

他的微信头像写着“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颗的味道”。

是的,他想不到自己会下海,想不到自己会当上世界500强企业老总,想不到自己会带着一帮“草台班子”拼命,更想不到会遇到“復の原”水素水这个天赐礼物。

成为中国水素水推广第一人,把“復の原”水素水做到中国水素水第一品牌。“与天斗其乐无穷!与地斗其乐无穷!与人斗其乐无穷!”毕文宝说完哈哈大笑。

热文推荐

关于我们|手机版|桌面版|客户端

@2017商界网www.sj998.com